Board logo

標題: [公告] 動物名稱正音 [打印本頁]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5 23:18     標題: 動物名稱正音

玳瑁原來唔係讀"代帽",而係讀"代妹"。不過今日兩間電視台都讀錯,只有香港電台讀啱。

資料來源: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6 01:55

中文糸三寶:文字、音韻、訓詁又來了,都總算係中文系畢業,總算讀過下文字、音韻、訓詁,對於古音都有小小認識,試試以僅有的古音韻知識去估下呢個音而家應該點讀。

首先,中大這系統所取的,是宋朝的廣韻,但最最最重要的是,廣韻不等於廣東話,只是有學術權威(有部份人當佢係學術霸權)將廣韻先傳的音定係今時今日我們所講的廣東話正音。
先來了解一下玳瑁這個詞。睇返理論上相對權威的漢語大字典,「玳」字最初已經代表了「玳瑁」這種海龜,而瑁字原解天子所持的美玉上再加套的帽狀玊塊,玳瑁這個詞係原本單詞玳,後再加上瑁組成現時我們所稱的玳瑁一詞。

係大陸,已經統一左一個音,就係帽。再睇返說文,瑁:諸侯執圭朝天子,天子執玉以冒之,似犂冠。《周禮》曰:天子執瑁四寸。从玉冒,冒亦聲。,古文省。莫報切〖注〗,古文。
莫報切,應讀"帽",从玉从冒,冒亦聲指冒係聲符,如果根據比廣韻更早的說文,瑁應該個音係近冒。

至於廣韻係咪絕對標準絕對可以寫好多篇論文,不過說文解字話有邊讀邊,而佢個本義亦係指"套上去的玉" [冒本義係解帽],將玳同瑁構成複合詞,可能玳瑁本來可以做美麗的裝飾物,好似玉咁,而龜殼又好似個套咁,所以由玳變為玳瑁。

咁講返讀音,究竟係宋朝d人叫佢做玳妹,定係跟說文讀玳瑁? 從詞義上看,讀瑁的機會會大一點,因為好大機會後加上玳字組成玳瑁的瑁字,是取其"套上的寶玉"之義(呢個我斷估),所以讀返瑁會可能較合理,亦有一個可能係廣韻編時當時的人真係讀妹[但不定是粵人。]

[ 以前做論文,就係做d咁野,搵返個詞點來,點解咁解...............]

我想講,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可能係現時一個比較值得參考的粵音網站,但未必可以當做絕對標準。當一個音99.9999999 %的人都咁讀時,個音就約定俗成左,音係死,人係生,宋朝的音落到今日香港未必啱用.

[ 本帖最後由 小晴子 於 2013-9-6 02:08 編輯 ]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6 02:02

以上純粹從做論文的角度推斷~不一定準確,但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是據宋朝的韻書來判斷今時的粵音,其實也大有問題。老師輩對此也有兩個意見,一些覺得古音還古音,今音還今音,約定俗成;一些極堅持古音。不過,語言是用來溝通的,除非一些大家都讀"啱"的音突然有人讀"錯"而慢慢轉變,就應該糾正。就這樣看來玳瑁讀mao還是mui,其實是一條大學的論文題目了..

不過....如果一些音約定俗成左人人都咁讀而搵返古音,就大家都溝通唔到。

好似大漁山/大罪山。姓韋的變姓圍;姓任的變成淫.....etc.

純粹另類學術討論,亂拋書包請勿見怪~
作者: GreenDevil    時間: 2013-9-6 08:05

《廣韻》《集韻》《韻會》《正韻》莫佩切,音妹。瑇瑁,龜屬。身似龜首,尾如鸚鵡,甲有文。《異物志》生南海,大者如籧篨,背上有鱗,鱗大如扇,有文章,將作器,則煮其鱗,如柔皮。應劭曰:雄曰瑇瑁,雌曰觜蠵。《史記·司馬相如傳》瑇瑁鱉黿。《註》似觜觿,甲有文,出南海,可以飾器物。《漢·鐃歌》雙珠玳瑁簪,用玉紹繚之。
又《廣韻》莫沃切《集韻》謨沃切,音媢。義同。

媢音冒,既係讀妹同讀冒都係啱既。

[ 本帖最後由 GreenDevil 於 2013-9-6 08:08 編輯 ]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6 13:47

如果純粹根據字典(我查左4本字典,包括康熙字典同現時學界最權威的漢語大字典),玳瑁這詞的確係廣韻中採"妹"音,如以依書直說以此為標準,讀"妹"可能較合乎廣韻年代(宋代)對此詞的讀音。

但始終音係死人係生,文字、詞彙的釋義同埋語音都會隨年代而改變。我讀書時都唔明點解讀文字學要讀埋音韻,要搵返當時個字的讀音去判定係咪因為同音字而假借(即係同音錯別字)而多左一個新義。現今我地做論文,好多時係挑戰古人的釋義,古代所編的書不一定是絕對權威,做文字學論文,好多時就係從舊有的意義上破格找出可能原有/最先的釋義。

個人立場好難去判斷係咪兩個字都"正音",不過如果你讀"代帽" 係人人都明,而讀"代妹"只有中文系教授先明的,係應該就中文系教授定一般人?~

呢個立場..............我係上堂時挑戰過老師,老師笑而不語
作者: kw_lam    時間: 2013-9-6 13:48     標題: 回覆 #3 小晴子 的帖子

何氏歪音絕對會摧毀粵語,絕不可取,約定俗成才是王道,語言是屬於人民,不是幾個所謂專家決定的

參考:http://cantonesestandard.wordpress.com/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6 14:05

至於這點,我有點想法。究竟應該為文字、讀音下一個規範、標準? 我是絕對認同是必要的,否則何需要字典,但也要看那些語言學專家是否一家之言,還是經過專家群審定,再在民間搜集語言再決定。

對於一些異音字,例如大嶼山讀罪還是漁,冥讀明還是銘,黑眶蟾蜍眶讀框,還是康;大嶼山如果讀大罪山,肯定無人明,但黑眶蟾蜍讀康還是框,但是50/50,眶應讀康音,因似框字,所以會誤讀,這類型的就要糾正。

何氏的正音/或歪音在學界討論以久,即使我老師一輩也不完全認同,但唯一要肯定的是,在我們讀古詩時,就要用返上古音讀才會合音韻。
作者: kw_lam    時間: 2013-9-6 15:02     標題: 回覆 #7 小晴子 的帖子

文字、讀音規範當然需要,但不應該只獨尊何氏一家,誤讀與正音是兩回事,事實上語言必定會不斷改變,搬出古音來正現代讀音就絕對不能接受,況且那些所謂專家之言亦未必完全正確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6 20:00

怎樣知道一個字的讀音已「约定俗成」?要調查研究,可以自己去調查研究,也可以看其他人的調查研究成果(例如學者寫的字典等)。大嶼山讀大"如"山,是少數真正的约定俗成,粵音審配詞字庫亦清楚指出李、何、范國都同樣用"如"這個讀音。玳瑁是很少人、很少機會真正講出口的名字(多數係自己心裡面讀),如果話已「约定俗成」,似乎言之過早,這種情況下,去搞清楚到底點讀係必要的 (所以好欣賞大家搵左咁多相關資料),否則A君話讀"mou2"是約定俗成但又沒有提出調查研究資料(可能只是身邊幾個人齊齊讀錯),B君話讀"wong4"是約定俗成(可能只係自己估估下),C君又話讀"wong6"是約定俗成,就會影響語言的隱定性。又例如鍬形蟲,正音一直無爭議係讀"超"形蟲,幾十個玩養甲蟲細路唔去查字典,誤讀成"秋"形蟲,就話已經约定俗成;然後可能就會有人齊齊誤讀成"金"形蟲,又話已經约定俗成。
那些大眾日常生活少用、少講出口的字,不要隨便話「约定俗成」。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6 20:49

其實都係想引申一樣野,究竟何謂正音。無錯字典所收的可能係一個遠古留下來的音,而中大的粵音庫所收的係由宋朝廣韻拼出來的(始終出身中文系,對音韻都有點認識同興趣),是不是真真正正的廣東話正音一直有好大質疑,玳瑁一詞,字典收兩個音,但不代表今時今日都係要咁讀,那要看看對玳瑁有認識,例如做手工藝的人怎去叫,佢地可能一代一代流傳下來,一直都是讀玳"妹"的,當然理由讀"妹"字。如果單以廣韻去判一個字音,恐怕未必是正音。不過睇返詞義,佢原來讀"帽"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而且不低。

至於鍬型蟲,讀超還是秋,查過古書,有機會真的不是讀秋,但也不一定是讀超,當然我要再找些文獻去了解~了解~~~鍬字出現比較晚,說文解字未收此字,可能係漢朝以後才有,看漢語大字典,都幾大機會是假借字[即是因為語音相近,而寫錯了,即係我地所講的白字,但又流傳下來變左常用字,甚至取代原字]。(又是一個導修題目了...) 至於鍬型蟲的讀音是否約定俗成,我諗除左專家外,一般人都懶得查字典,都係有邊讀邊,所以係咪約定俗成左好難講。

何謂約定俗成,即一般大眾都這樣讀,好似時間,很少人讀時奸,我老師輩就一定會讀時奸;慢慢,字音會隨着演變,我們看星矢大的,接受不了冥(銘)鬥士變了(明)鬥士;姓任的,也不會叫自己姓"淫"。

我其實想帶出一點,語言最重要的是溝通,如果大家都明,就好了;如果換了正音,要解釋一番,就費功夫了。這種正音爭論其實都講左好十幾年了,約定俗成是個很虛幻的名詞,因為根本沒有介線,也未必有語言學專家會慢慢一個字一個字地做普查 我地用以做標準的古書,都不是用廣東話來做標準的,所以只能說可能那些年是這樣讀

總之,溝通到就好了,可能百年以後,所有字都變成有邊讀邊 ~~~

題外話:瑁是亦聲字,亦聲是指瑁由王(玉的意思)和冒(帽的意思)組成的會意字,而冒兼作音符,即是我們一般所說的有邊讀邊,追尋本義,是提套在圭上的美玉。龜殼也可以看成是一個"套",而玳瑁一向是用來當寶石用,所以才會推論玳瑁的瑁是讀原來的音。

[ 本帖最後由 小晴子 於 2013-9-6 20:54 編輯 ]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6 21:22

講開又講,我真正聽人公開讀玳瑁係琴日,香港電台新聞(收音機)讀玳"妹mui6",兩家電視台讀玳"帽mou2" (不是讀玳"務mou6"),(小晴子你講的是"mou2"還是"mou6"?,因為帽字也有兩個讀音),所以我先去查字典。

第一:只是二對一,好難話已約定俗成。

第二:如果香港電台查左字典先出街,而兩家電視台又係考究過先出街,大眾就認識咗兩個不同讀音,係好事。
假如香港電台查左字典先出街,而兩家電視台只係記者自己估估吓就出街,而兩家電視台的收看率高,如果再講多幾次,可能真係會慢慢形約定俗成,而"瑁"字原創者的讀法和其他前人的認真考究都會一一埋没,到時會感覺好唔抵,但也只好無奈接受。

[ 本帖最後由 littlelittle 於 2013-9-7 01:36 編輯 ]
作者: pyling    時間: 2013-9-6 21:45     標題: 回覆 #10 小晴子 的帖子

其實我細個嗰時屋企人(爸爸祖籍番禺, 廣州出生, 四歲來港)都係大嶼山讀大罪山. 歐瑞強首<鼓浪嶼> 都係讀"鼓浪罪". 其實香港人的粵語唔係好統一. 我個讀語言的朋友告訴我其實香港粵語有(好似)7種方言. 唔同年齡, 社會階層, 居住地區, 的人的講話同音調都唔一樣, 但好多時差別太少冇乜人留意, 求其聽得明就算. 我九龍長大, 新界讀中學, 我以前都聽得出新界長大的同學講話的音調有少唔同, 大大下先至唔覺.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7 01:07

1) 應該第2聲(抱歉實我唔識廣東拼音....),因為佢原意有「帽」的意思;
2) 玳瑁好細個已經聽過,不過記憶中D大人係讀玳「霧」的,當然呢個詞自從少左戈買賣玳瑁眼鏡後,都無咩人會講這詞。
3) 字典上有兩個音,但一般人如果唔識讀,多數會由邊讀邊,所以我細個聽返來的是玳「霧」。好難統計有幾多個人怎說這詞,始終這詞不似時間(澗/奸),期刊(第1聲/第2聲)這類似仲有一定數量的人在讀。玳瑁一詞,確不能讀任何一邊是已約定俗成。
4) 約定俗成的定義,是一個音,經過地域、時代變遷,已由一個稍早通用的音,改為另一個。就以我Pyling所言,從前還是讀大罪山的,我小學老師也是教我們大罪山才是正確,到現在基本上你跟人說大罪山,基本上沒有人聽得懂。
5) 說回玳瑁一詞。查字典是找出生癖字讀音是絕對正確的做法,RTHK明確查過字典或請教過專家,然而我們採用的字典,未必會給予一個準確的語音,就像學術界相對權威的漢語大字典,也只收國語拼音和反切。廣韻未有解釋瑁為何多了一個讀音,其中可能是假借字,但縱觀字義瑁被後加上玳組成玳瑁一詞也可能與瑁的本義相關,所以讀瑁為「帽」相對合理。
6) 拋完一堆書包其實都沒什麼意義,因為這些生癖的字根本很少人用,在特定的群組內溝通得到,不管讀成「妹」還是「帽」,只要大家都能理解就是通用的語音。
7) 說回正音。究竟正音的意義是找回一些已經讀錯的音撥亂返正,還是將一些大家都通用的語音回歸一個大家都不用的音? 如果一個語音已經成為主流,舊的「正音」就應該讓路。玳瑁一詞不能做好的例子,由於漢字當中,大約90%是形聲字,絕大部份的人不懂讀音時,都會有邊讀邊,如果真的不懂,相信大部份的人都會選擇讀「帽」或「霧」音。
8) 當然,正音正讀曾經成為學術界一個戰場,十年前這場杖在打,十年後這場杖還未打完。最明顯的例字就是我早前提過的韋、任二姓,特別是任的,如果你堅持稱為一位姓任的先生為「淫」先生,相信好快會俾人打。
9) 講咁耐都係想講,中大那個粵音網站並不能當絕對的權威....................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7 01:36

欣賞小晴子的學識和對讀音的認真考究態度,有無想過搞個「香港動植物粤音考釋」研究,然後發表?畢竟讀音是社會共識,但好多少用嘅字其實一直未有真正共識,語言屬於大家的,社會上每一個人都有話語權,只要有理有據,就可以慢慢推至約定俗成。你既研究如果係 hkwildlife.net 一併發表,影響力當然會倍增啦!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7 02:04     標題: 回覆 #14 littlelittle 的帖子

始終中文系出身,對文字會敏感一點~~~文字、音韻、訓詁三寶中,最熟行同最有興趣都係文字同訓詁,音韻其實惡攪好多所以好理攪 關於粵音好難考,點解我地可以用廣韻來做廣東話的標準,係因為以前戰亂,將本來中原的居民趕落南方,因此吳語、粵語仲保留左宋代一些語音,但兩者並非完全相同,所以真係好難講係咪絕對正確,只係無其他方法考証之下,以反切作標準都係合適做法。

考音我就少考啦,最多查下D 動物植命名的由來、古義係點同古今之異~~例如以前蝴蝶係唐詩係叫蛺蝶,而家蛺蝶只係蝴蝶的一種,以前就係統稱~~以前功課作文都寫過的文~
作者: blackdogto    時間: 2013-9-8 01:36

一直以來無論同養貓的朋友或者潛水的朋友都係將玳瑁讀成"代冒".....完全冇懷疑過喎......

我覺得"冒"都係正確讀音.. 因為我係用廣東話輸入法打中文, 我打"Mo"係可以出到"瑁"呢個字喎.........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8 03:10

其實出現咁的情況,係因為辭書上記載一本韻書叫廣韻中列出,係配成玳瑁一詞時,讀玳「妹」,我查的過程都見台灣是分開兩個音,中國方面就統一一個音。

我之前打左咁大篇文其實係有點質疑韻書所收的音是因為假借字出現同字異音,還是因為其他原因,當然一個可能就係我前文推論的。本來,依書直說正音應該是玳「妹」,但那始終是宋朝的音,今日的妹字,與當年的妹字,亦可能有出入。
所以我始終覺得有機會用到玳瑁一詞的圈子中人沿用一個怎樣的讀音,例如大陸粵語區的生態專家,賣眼鏡、寶石的那一群人怎樣(因為這些詞音會一代一代人地口傳下來),才能定一個相對合理的標準。不過怎說也好,讀玳瑁的人估算會比較多,因為始終有兩個讀音,其一是有邊讀邊,有個是怎看也叫字型扯不上關係的「妹」音。

這個瑁字其實幾有趣,遲D 有時間真係搵多小小資料再認驗証一下這個詞的來龍去脈... ... ANYWAY,總之語言是用來溝通的,大家明就好了.

[ 本帖最後由 小晴子 於 2013-9-8 03:42 編輯 ]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8 09:47

我覺得可以將「學術層面」和「大眾日常生活使用層面」稍為分開處理,減少混淆。

「學術層面」就是根據該文字在過往文獻上的用例(包括該文字原創者的說法)而作出判斷,著重方法和嚴謹性。在這個層面,為確保語言的穩定性,正音是重要的。

「大眾日常生活使用層面」就可以較寬鬆處理,不同的群組基於不同原因(包括不求甚解的亂讀),可以有不同的讀法,無需太執著。

當然,學術都是服務社會的,不應與「大眾日常生活使用層面」完全分開、成為象牙塔,各種印刷和網上字典的出現,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反過來,學術研究的材料,有時也要取自大眾日常生活,例如小晴子所講,找出與某個字有密切關係的人去調查,又或者看看某個字在大眾是否真的形成一個主流的新的讀音。

一些少用的字,大眾可以估估吓去讀,無傷大雅,但就不應按自己主觀喜好,一句"約定俗成",去否定「學術層面」的正音,而應該提出學術層面的論據(像小晴子那樣),進入「學術層面」,用學術方法去挑戰。如果沒有學術論據,就算心有不甘,也只好接受「學術層面」的正音,或繼續孤芳自賞。

而擁有大氣電波專用權、對民智影響力特別大的傳媒,就有責任認真搞清楚先好出街,否則就是不負責任,理應被指責。
作者: kadsura    時間: 2013-9-8 17:03

妹 這讀音,早於唐初已見於典籍。

《前漢書.司馬相如傳》 記敘《子虛賦》時有 毒冒一名,同一名見於《史記.司馬相如傳》則寫作瑇瑁。
唐顏師古注《前漢書》,…毒音代,冒音妹。
唐代佛教音韻書《一切經音義》卷五十二  玳瑁今作蝳蝐…. 音代妹。

較早年南朝梁 顧野王的《玉篇》,瑇瑁的瑁,莫對切;蝳蝐的蝐,亡代切或莫沃切,沒有妹這個音。

瑁(或作冒、蝐、〔甲冒〕)音妹,自唐以下,已多見於各重要音韻書籍,其來源「可能」是早年對某種龜類的稱呼。但確實,也可能是自古以來,都從來沒有普及過,一般人都是喜歡有邊讀邊,這個又不是常用字。

其實,玳瑁的瑁,還有一個有根據的讀「半邊」的讀法,莫沃切,謨沐切(見於《四庫全書會要. 集韻》),應是接近粵音的目。

陸遊詩  一枝黎峒桄榔杖 二寸羊城蝳蝐冠
這個蝳蝐的蝐,你說讀成那一個音較好聽呢?

附記一: 有些人認為漢墓出土木牘記載的頓牟簪就是玳瑁簪,玳瑁=頓牟,但這個始終是沒有較確實的証據。

附記二:鼓浪嶼粵音讀鼓浪序沒有錯,祇是在讀大嶼山時才讀大餘山,(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嶼音序是古音,廣東話在這方面是保留了古音。
作者: kw_lam    時間: 2013-9-8 17:09     標題: 回覆 #18 littlelittle 的帖子

不好意思把話題扯遠了,我其實最反對的就是傳媒及教育局只跟隨何氏一家所謂正音,妄顧其他學者、市民大眾等意見,本來有爭議讀音應該通過各方討論查證,現在變成一言堂說了算,況且所謂何氏正音亦有不少錯漏及不足.....

至於為甚麼有代妹這個讀音,期待有高人研究一下,另一項資料,日語玳瑁讀"たいまい "(taimai),不知對代妹這個讀音有沒有啟示?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9 02:20

同意KW_LAM。正音與否,最重要是這一代人怎用這個字。

玳瑁為什麼會有一字兩音,其中一個可能(以上純粹推論),是因為出現了玳瑁這個動物的概念後,有了這個概念的語言,所以就找接近這個語音、現有的字去借用(即六書中的假借)。係出現玳瑁這種動物的方言區(因為海上生物,在中原地區未必常見),瑁字係讀成「妹」,當這個詞帶入中原後再被編入辭書後,就出現同字,兩個音。

一些漢朝的譯名,如大月氏(大肉支)、身毒(音捐篤,即現印度),就已經有兩個完全不同的讀音。

要追查本源可能要花後多功夫,我都找了好幾晚資料都不能完全弄清玳瑁一詞的本源,不過一個線索可以考慮的是看看經常找到玳瑁的方言區中,「冒」字是怎樣讀,不過可能要花更多的功夫。

講返應該用那個音:如果真係要好認真咁訂一個今人用的言,應該去統計真係仍會用這個詞的現在怎讀這詞,就如我細個聽人賣眼鏡,係讀玳「霧」的。

另:不知電台是讀妹作草莓的莓,還是未來的未?翻查說文,妹字從前是讀「未」的,至少係http://ctext.org/dictionary.pl?if=gb&char=%E6%9C%AA ,你會發現妹同瑁係唐代係同音,妹同未的音相近,但去到今日未同妹已經完全唔同音。我地應該係跟代「莓」定代「未」? 即係跟今日粵語正音定唐朝正音? 因為語音係經常變,而且嶺南地區無錯係估留不少古音但絕不是完全是古音,所以我一向都好抗拒何氏正音正讀,其以為根據的,是宋朝的韻書,是宋朝的音,但時代變遷很多音已經真的變了。

PS:妹,《女部》妹:女弟也。从女未聲。係應該跟漢的標準(从女未聲,即以未字作聲符,讀作未)、唐的標準(mei)、宋的標準,妹是讀「未」音,當韻書去說瑁 = 妹,那要讀「未」,還是「妹」......................真係可以寫論文。我都睇到一舊雲...................一般人係唔會咁學術去查咁多資料,我都認同LITTLE LITTLE 傳媒有責任搵個最啱的音,不過睇落去我諗我都係返去問下D 老師了。

簡單來說:
漢:妹跟未同音。妹跟瑁不同音。[根據說文解字,而係金文同小篆,妹字有一未字在內,故二字應有關且讀音雖即使不同亦相當接近]
唐:妹跟瑁的第二個音同音[根據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所收唐音],妹、瑁[mə̀i]跟未開始不同音但仍相近[*miə̀i]。
宋:妹跟瑁同音,而與未截然不同。

如果根據文獻瑁音妹,應該是漢朝的「未」音還是那個音?

其實古書所載的,真的好難單單用那個字留傳下來做同音字我地就咁讀啦,係漢朝,AB 係同音字,係唐代,AB 已經唔係,我地仲可唔可以拎今日的語音去睇AB係同音字?所以古書難讀,係有原因的.......................。講咁多學術野,無非想帶出一個觀點,就是古書所載的不能百分百作準,特別是現在做文字學論文的學者,都係從古人的著作上作修正,找出古人的錯處再加以補正。

我真的唔敢講我推論的是對還是錯,還是應該根據字典讀妹,但已經帶出一個問題是讀今時今日的妹音,還是遠古的妹音,所以.........語音,一係就尋根究底,否則就不要定於一尊,以一個權威作準,特別是一些生癖少用的字詞,如要重新投入社會作常用的詞彙,絕對不應一個專家說了算。為什麼會有咁大篇文章,就係因為我不認同每每要跟何氏的正音正讀。傳媒正正就是這樣,就連李柱銘也要被改名做李柱「明」。

[ 本帖最後由 小晴子 於 2013-9-9 03:25 編輯 ]
作者: mathew    時間: 2013-9-9 09:16

路過插兩句八卦...

話說研究人員因為"正體字",不能/不宜從事正字研究,
故此研究「正音正讀」,
引起社會混亂...

八卦...八卦...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9 14:46



QUOTE:
原帖由 mathew 於 2013-9-9 09:16 發表

話說研究人員因為"正體字",不能/不宜從事正字研究,

你講嘅"正體字",既係現時所謂嘅"繁體字"?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9 14:53

正體字即繁體字,沒錯。台灣好像都是叫「正」體字的,繁體字這名詞出現係對應簡體字。

春秋筆法,一字褒貶,「正」體字是用以對應「殘」體字的.... ....

殘體字是漢字的災難,但無可否認殘體字令更多文盲懂字,有它固有的功勞,不過今時今日電腦發達,如果共產黨唔係為啖氣,都無甚必要繼續用殘體字。
作者: littlelittle    時間: 2013-9-9 17:20     標題: 回覆 #24 小晴子 的帖子

當年中史老師話我知,毛澤東要超英趕美,認為我們落後係因為文字筆劃太多、書寫慢所致,所以要簡化文字。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9 19:26     標題: 回覆 #25 littlelittle 的帖子

中史老師................我唔敢講佢錯,但據我認知簡體字早係五四後已有人倡議,不過正式執行的是共產黨,簡化文字係要俾文盲識字無錯,但最初提出簡化漢字的人某程度上係打算消滅漢字,所以出現了拼音,簡化字只係一個過渡,拉丁化左漢字就方便同「宗主國」蘇聯接軋。

簡體字的出現,係廢中國文化的一種手段...............因為漢字(象形方塊字)是中華文化的核心
作者: pyling    時間: 2013-9-10 09:19     標題: 回覆 #26 小晴子 的帖子

降低文盲率(特別是農村)是簡化的原意--共產黨認為知識唔應該只係"特權階級"的專利. 但係統計學上仲未找到繁體字簡體字與文盲率的關係. 冇証據顯示簡體字會降低文盲率.
http://blog.renren.com/share/275105068/13470827743
我的鬼佬同學們, 學中文的, 都覺得繁體字比簡體字相對容易, 因為字的結構仲有個邏輯喺度.
"簡體字的出現,係廢中國文化的一種手段"-->我的大陸同學教授都不同意, 他們認為只是文字進化的一個過程: 好似甲骨文到秦朝的秦篆等等, 而且好多簡體字喺宋朝已經有, 甚至在甲骨文上:
http://karlatleftwing.mysinablog ... mp;articleId=754160
佢哋成日問我點解唔用甲骨文.
"所以出現了拼音,簡化字只係一個過渡,拉丁化左漢字就方便同「宗主國」蘇聯接軋"--> 蘇聯都唔係用"Roman Alphabet", 係用"Cyrillic Alphabet":
http://masterrussian.com/blalphabet.shtml
所以呢種講法應該唔可信. 台灣都有注音.

補充: 如果簡化字體可以降低文盲率, 咁越南(俾法國拉丁化咗漢字)的文盲率是否又好低? 日本, 南北韓都好早就簡化咗漢字.

[ 本帖最後由 pyling 於 2013-9-9 20:31 編輯 ]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10 13:25     標題: 回覆 #27 pyling 的帖子

我係做近代史研究的,呢方面都有小許資料,因為唔想打字~~有興趣可以私下借俾你睇,網上資料,聽下就算。

簡體字唔係文字進化的過程咁簡單,只係呢個課題太大,好難用三言兩語解釋
作者: paulanka    時間: 2013-9-11 09:48

講開另一個話題,發覺很多香港人講所謂懶音,好似N字發音的都說成L字,例如你,我們說:“NEI”,部份人講成:“LEI”
作者: pyling    時間: 2013-9-13 22:24     標題: 回覆 #29 paulanka 的帖子

而家應該好咗, 因為文憑試中文要用粵語考口試.
作者: jasonpoon    時間: 2013-9-18 11:01

引用kadsura: "附記二:鼓浪嶼粵音讀鼓浪序沒有錯,祇是在讀大嶼山時才讀大餘山,(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嶼音序是古音,廣東話在這方面是保留了古音。"


我93年去過鼓浪嶼, 當地普通話的"嶼"是讀"yu"的。
作者: kw_lam    時間: 2013-9-18 12:12     標題: 回覆 #31 jasonpoon 的帖子

"序"在普通話韻母也是u(xu4),普通話的"嶼"讀"yu"跟粵語讀"序"有甚麼關係,請賜教
作者: jasonpoon    時間: 2013-9-18 14:55     標題: 回覆 #32 kw_lam 的帖子

我是港英時代讀書的, 沒讀過多少中文, 絕不敢賜教什麼的。

只是覺得當地人普通話的 "yu" 音應該更接近廣東話的 "漁"音而非"序"音... 就是提出可能大陸也把嶼字讀為"漁"音,至少在鼓浪嶼是這樣。
作者: 小晴子    時間: 2013-9-18 17:57

嚴格來說,普通話跟廣東話是兩套不同的語言來。有些音,可能有異讀,但都統一了。




歡迎光臨 HKWildlife.Net Forum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http://www.hkwildlife.net/Forum/)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