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Wildlife.Net Forum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遊客:  註冊 | 登錄 | 龍尾 | YouTube | Facebook | English | Library | Blog | 幫助


 
標題: 【祥瑞御免】九月京城遊--待續。
狸早 (李多)
幼蟲
Rank: 2Rank: 2


UID 5029
Total 325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0392
種子 10392
花蜜 273
閱讀權限 60
註冊 2009-3-30
Pri. Camera: 
來自 狸猫窝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0-10-7 16:43  資料 短消息 
【祥瑞御免】九月京城遊--待續。

    北京的老城區不僅街道橫平豎直,就連小胡同都沒拐彎,好容易有幾條略斜,就冠以“某某斜巷”知名。中規中矩氣場里養出的人,自然也是方位感超強,那個誰不是在散文中講了笑話,說夜裡睡覺,老爺子嫌擠,說,老太太你往南挪一點。於是狸與土著朋友會面自然免不了這樣場面:“在地鐵西南角見!”“等等!哪邊是南?”“看太陽!”“今天陰天…”於是只好四處張望,見到面善的大叔大媽,問問北在何方,然後如劃十字一般“上北下南左西右東”的比劃算計一通。


[img][/img]
鼓樓,北京少有的還算晴朗的天空


屋簷邊角的一排小獸。聽說很有講究。


鼓樓附近的胡同里。luffy通缉令乱入。

    鼓樓鐘樓一帶過去就是老北京的代表地,如今胡同兒和大雜院依舊,有名的幾條街面卻已被外國人和小清新佔領,滿是打著小黑板招牌的咖啡館、賣仿製【敏感詞】紅寶書、火柴盒、棉布手工玩偶、京劇臉譜和“一定要解放台灣”的莫名其妙宣傳畫。後海南北日間清淨,到了夜裡,密集的酒館紛紛復活,pop和folk彈唱聲音混雜成一坨,紅紅綠綠的霓虹燈管倒影在水裡,又夾雜了西海魚生小舟上的琵琶,很有點全盛時秦淮的感覺。


傍晚的什刹海,天光雲影中的野鴨子。這裡的野鴨子無視遊人。在水裡游泳的大叔說,這都是老相識啦!老街坊!


如今糖人貌似已經沒誰在賣,不過還是有些小店用麥芽糖和不知什麽膠混在一起弄了巨貴的糖人賣給外地遊客。

    若是受不了這般煩鬧,只要橫插進路邊胡同,略走幾步,就是另一番天地。暗影中的青磚墻,月光下映襯出的屋頂輪廓,感覺回到了幾百年前。老城區中複雜的街巷,圈起一片片的“大雜院”。北京的老巷可不是狸從前想像中“統統是四合院”的樣子,多半是窮人分家越分越窮,爲解決住房問題,有幾寸空閒土地就搭上幾間平房,最後搭成亂糟糟棚戶建築群,好聽點稱呼就是“大雜院”。當然,貴人住宅還是非常講究。幾堵牆之隔,過去的民居如今依舊忙忙碌碌,只是掛上不少空調外機;而過去的官宅如今雖多了幾支监控攝像頭,還是保安加高牆的老樣子。
    雖說大雜院有些雜亂,生活在此也有幾分閑靜。僅剩的幾窄條土地都被種上瓜菜,絲瓜上房,果實累累;不知什麽時代的粗瓷花盆已碎掉一角,種著五彩辣椒依然是欣欣向榮。小狗在瓜架下打瞌睡,鴿子在秋天的深藍色天空下繞圈子,大楊樹的葉子壓不住風,有些許空氣流動,就刷拉拉響上一陣。單車靠在一邊,走街串巷還多靠它。儘管要考學賺錢養老供房心中焦急忙碌,若到此處也不免把一切丟在一邊,逗貓看鴿子發呆來。


葫蘆爬上房。


有年頭的屋頂長滿瓦松,近期改造過的胡同民居只好長點速生雜草。狗尾巴草。

[img][/img]
胡同生活貌似永遠離不開單車。


北京常見的酸奶,本地產,粗瓷罐子。


胡同人家種植的倒地鈴。無患子科。身為北方人,狸子還是第一次見。

[img][/img]
一大叢薄荷。絲瓜花和倒地鈴下面睡覺的小狗。


胡同生活的家猫,見了人蹭呀蹭呀,夜裡卻是打架高手。


這隻貓很快就發現狸願意給他理毛。


一個有點囧的小插曲。狸子見一個八九歲的小孩用粉筆在牆上寫呀寫,走進一看原來寫的是【中華鱘已經絕種了】....


    都說北京人是“天子腳下的小市民”, 北京小吃也很有點這種意味。京味小吃多半惠而不貴,價位上極其親民。皇宮里整日食肉,小市民就順便弄點豬羊雜碎,窮講究一番,擺弄出的東西竟很值得一吃。掐指算算最有名的,炒肝爆肚滷煮,不都是這類東西?除了雜碎,多半就是在米、豆、面上做文章。炸灌腸炸咯吱兒,其實就是油炸脆片蘸蒜汁,鮮辣脆。豌豆黃兒糯軟香甜,是狸最愛。豆汁兒麻豆腐,綠豆渣和綠豆水的發酵產物,味道酸怪,喜歡的人卻是喜歡到不得了。


什刹海。狸很喜歡的烤肉季的燒餅夾烤肉。酸梅湯。


烤羊肉和香菜香蔥。燒餅當然是傳統的芝麻醬燒餅啦


愛窩窩,驢打滾,豌豆黃,麵茶。
“驢打滾”其實就是黃米面芸豆糕,因為要滾上一層炒黃豆粉,所以得名。
豌豆黃貌似是干的豌豆瓣煮成豆沙做成的糕點
麵茶是用什麽油炒制的玉米麵,澆上一圈芝麻醬。北京人真是喜歡芝麻醬。


三元梅園,奶酪,杏仁豆腐。
北京人繼承了滿人喜食奶製品的傳統,滿街到處都是奶酪店。
據說三元的前身就是三聚氰胺的三鹿,因為在北京周圍算是比較好的地產奶,所以乳製品都常用它來做。希望這次出事之後能收斂一點...

     另外,狸和一河南兄弟私下嘀咕一番,覺得北京人確實是無芝麻醬不歡——爆肚涮鍋蘸料加點芝麻醬,也沒什麼不行;麵茶澆上一圈麻醬,就覺得有點怪異了【因為狸吃慣了甜味的油炒麵】;最上乘的燒餅,大勺芝麻醬和入面中。至於後來傳入京來的川味火鍋和麻辣燙,取其四川風味之餘,也要多加麻醬。這在外省人吃起來,簡直是關公戰秦瓊,大有時空錯亂之感。


[ 本帖最後由 狸早 於 2010-10-7 17:0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lsp380   2010-10-8 00:34  種子  +9   非常有趣 Hilarious !
S_Joe   2010-10-7 23:27  種子  +8   感謝分享 Thanks for sharing !
paulanka   2010-10-7 20:38  種子  +10   什么时候写旅行专栏?
頂部
 


Untitled Document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4-15 22:46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6-2008 HKWildlife.Net
Processed in 0.03577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HKWildlife.Net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