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Wildlife.Net Forum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
遊客:  註冊 | 登錄 | 龍尾 | YouTube | Facebook | English | Library | Blog | 幫助


 
標題: [草本植物 Herbs] 關於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的問題
  本主題由 Aland 於 2022-2-9 20:28 設置高亮 
rcwk
幼蟲
Rank: 2Rank: 2



UID 6991
Total 109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334
種子 1334
花蜜 109
閱讀權限 40
註冊 2019-6-10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2-2-9 10:55  資料 短消息 
關於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的問題

本對露兜樹科植物興趣不大,因好友找尋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而起了疑問,於是找了一些資料,發現FOHK 和 FOC的描述(喬木狀)跟資料不一樣(無莖灌木或草本),產生了很多疑問,現分享相關資料,望有高人能解惑。
找到的資料有Flora of Kwangtung and Hongkong, FLORE DU CAMBODGE DU LAOS ET DU VIETNAM(法文),胡秀英博士在1969 大埔滘採集的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的標本和香港大學生物系1994年的newsletter.
Flora of Kwangtung and Hongkong, p.287 描述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Plant acaulescent
FLORE DU CAMBODGE DU LAOS ET DU VIETNAM(法文),露兜樹科專家 B. C. Stone 在p.34描述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Gros arbuste acaule, formant de grandes rosettes sur le sol, 因法文所以用了Google 翻譯“大無莖灌木,在地面形成大蓮座叢”。
胡秀英博士在1969 大埔滘採集的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的標本寫下 Acaulescent herb
1994年的newsletter p.12 提到Pandanus urophyllus 分叉露兜是stemless 和中植志把P. urophyllus is treated as a synonym of P. furcatus which is surely a mistake.

[ 本帖最後由 rcwk 於 2022-2-9 17:35 編輯 ]


圖片: [Flora of Kwangtung and Hongkong] p.287.jpg (2022-2-9 10:55, 135.27 K)



圖片: [FLORE DU CAMBODGE DU LAOS ET DU VIETNAM] p.34.jpg (2022-2-9 10:55, 188.89 K)



圖片: [胡博士採集的標本] NMNH-03838156.jpg (2022-2-9 10:55, 139.43 K)



圖片: [HKU 生物系 newsletter] p.12.jpg (2022-2-9 10:55, 254.05 K)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Aland   2022-2-9 20:42  種子  +25   內容充實 Constructive materials !
頂部
Aland
義務管理員
Rank: 10



UID 6332
Total 916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9734
種子 9734
花蜜 901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2-2-9 21:16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Thanks!
一直想釐清但又無從入手,慢慢消化

—————————————————

我覺得在討論nomenclature之前
不妨先理順現有形態

現時論壇似乎可以分出三種野生的Pandanus sp.
1. 草本,核果1室(傳送門
2. 灌木/小喬木,核果2-12室(傳送門
3. 灌木/小喬木,核果一般1室,金字塔形(傳送門

——————————————————

FoHK的說法
似乎正正是按照這三個形態分種
1是露兜草,2是露兜樹,3是分叉露兜

然後FoHK還有一種 簕古子 P. kaida,按描述似乎介乎2/3之間
網上部分“露兜樹”的圖片,核果室數不多,又相對扁平,或者就是書中所述的P. kaida

再回頭看#1所提及的幾位前輩的見解
似乎以前的分叉露兜,不是喬木,而是如露兜草般的大型地生草本
這見解未必錯,絕對有可能是FoHK把名字誤植到喬木狀的Pandanus sp.身上
但問題就變成,以前草本狀的分叉露兜,跟露兜草有何分別?
留意,露兜草宿存柱頭也可以分叉,似乎不能單靠這特徵分開兩種?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22-2-25 22:54 編輯 ]
頂部
rcwk
幼蟲
Rank: 2Rank: 2



UID 6991
Total 109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334
種子 1334
花蜜 109
閱讀權限 40
註冊 2019-6-10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2-2-9 21:42  資料 短消息 
回覆 #2 Aland 的帖子

有可能兩種是同一種,留待專家去研究。
頂部
Mercury
義務一級版主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UID 5408
Total 1368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12873
種子 12873
花蜜 1319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0-4-17
Pri. Camera:  Canon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2-2-9 23:24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2 Aland 的帖子

我認為3的形態不是僅有一室的核果,依然是多個心皮組成的核果束。
第4種形態是 Pandanus kaida 少數心皮組成的核果束,外表看來似是單一心皮的樣子
http://www.hkwildlife.net/Forum/ ... amp;goto=nextoldset

有關nomenclature
從前的記錄中分叉露兜是大型地生草本,
在Pandanus urophyllus (香港是模式產地) 的原描述中亦可見此一特徵

https://www.biodiversitylibrary. ... 7Q#page/83/mode/1up

我認為問題出自 中國曾把Pandanus urophyllus 視為 Pandanus furcatus 的異名,
海南植物誌亦可能把 Pandanus urophyllus 這形態的植物再一次命名為 Pandanus austrosinensis,
再在編寫Flora of China 期間,否定了FOC原先異名的處理,
但把原先在FRPS 的P. furcatus 描述翻譯成英文之後套在 P. urophyllus 身上,忘記了P. furcatus 的存在,亦忘了P. urophyllus。
P. urophyllus 就完全當成為P. austrosinensis 處理。
最後參考了各大植物誌的FoHK就跟隨了FoC或FRPS的處理,就產生了今日的問題。

以下另開戰線
Pandanus tectorius 也有問題,香港的到底是 P. odorifer 還是 P. tectorius 呢?
可參考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 ... TQhWOXJ7I8ytt-8sYWK

[ 本帖最後由 Mercury 於 2022-2-9 23:2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rcwk   2022-2-10 07:06  種子  +10   分析非常合理 一石激起千重浪 ...
Aland   2022-2-10 00:42  種子  +10   勁,拋磚引玉




還望各位前輩賜教賜教!
頂部
Aland
義務管理員
Rank: 10



UID 6332
Total 916
主題
回覆
精華 0
積分 9734
種子 9734
花蜜 901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15-1-28
Pri. Camera: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2-2-10 01:43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回覆 #4 Mercury 的帖子

經你一講,似明非明
露兜樹 P. tectorius 上的核果束非常明顯,2-12個心皮一組,組與組之間分界明顯
你意思是3結構上似P. tectorius,純粹是束內心皮之間的分界比較闊,束與束之間分界又較窄,以致核果束不明顯?

再進一步想請教,你會覺得3是何種?純粹是怪樣/未成熟的P. tectorius?

3的形態我也有幸見識,也曾實地與旁邊的P. tectorius比對過
當時覺得兩者分別很明顯
而核果露出的部分pyramidal,跟FoHK 的 P. urophyllus 或 內地資料中的 P. furcatus 很對版
但留意到舊帖中的P. tectorius也似乎有borderline case
加上你提出的心皮問題,越看越模糊

至於第4種形態,是我看漏了
該帖中的核果頂部相當闊
如果將一個核果從整個果序拆出來,應該會呈倒圓錐形(obconal)
整體而言很符合書中對 簕古子 的描述,相信就是 P. kaida

——————————

你對nomenclature的推斷很合理

其實一早已經覺得露兜草分佈只寫大帽山很可疑
幾年前論壇上亦有人質疑為何露兜草的official distribution如此狹窄(Link
現在想來,以前的標本相信一直當作 P. urophyllus 處理
到後來 P. urophyllus 名字被誤植到喬木狀的 P. furcatus 身上,又分開發表了P. austrosinensis
大家才開始將香港新的草本Pandanus歸進P. austrosinensis,以致本地P. austrosinensis標本極少,FoHK的distribution亦隨之炒車

如果根據國際慣例,學名應該按發表的先後次序重新整合
Lamont and Harland在1875年之前已經採集/發表了草本形態的 P. urophyllus
所以 露兜草 學名應該重新改做 P. urophyllus,再將P. austrosinensis視為P. urophyllus的synonym
喬木狀的 分叉露兜,學名則應該用 P. furcatus,與P. urophyllus一刀兩段

——————————

露兜樹 P. tectorius 的戰線,要再研究

[ 本帖最後由 Aland 於 2022-2-10 01:55 編輯 ]
頂部
 


Untitled Document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2-8-15 15:29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6-2008 HKWildlife.Net
Processed in 0.02230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HKWildlife.Net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