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尾事件簿

27/2/08 星島日報《野外生態攝影 救救龍尾!》

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sup/0227mo08.html

  經過辛勞的辦公時間,來到清晨時分,怎樣於新一天工作湧現前善用那珍貴的數小時才算最稱心、最寫意?是在被窩裏讀一本好書,抑或到網上瀏覽千奇百怪的網頁?這一夜,一群有心人卻選擇了腳踏拖鞋,手執電筒與相機,走到大埔海岸邊摸黑按動快門,同時亦不忘向政府及身邊友好高呼:救救龍尾!

  為著多了解香港野外生態攝影的面貌,以及親歷這方面的愛好者行蹤,筆者日前於清晨四時許出門,向著大埔區的龍尾海灘進發。剛到達之際,夜空依舊漆黑,但卻清楚發現一抹抹由電筒發射出來的強光。黃志俊,生物科教師,「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的版主之一、亦是網頁近日發起的「救救龍尾」活動發言人。他與身邊正忙於低頭攝獵海洋生物的其他網友們一 樣,既是野外生態攝影的愛好者,亦為關注香港自然生態環境的人士。

  關於他們一行八人正在進行的「夜間活動」,黃志俊解畫:「由於在冬季,大水退潮的時段是清晨,加上很多蟹類與蝦類亦為夜間動物,於深夜才會大量出沒。因此,我們須在這時到達海岸邊,方可目睹最多種類的海洋生物。」他表示,正確的潮退時間每天不同,須跟據天文台的網頁以獲得最準確的資訊。但總括而言,潮退時分最容易讓人觀察海洋生物,而在不同的季節下,更可發現不同的品種。

  據黃志俊與一眾攝影友表示,海岸野外濕地攝影並非專業人士的專利,即使一般僅擁有「傻瓜機」的市民,仍同樣可享受野外生態攝影的樂趣。可是,他卻清晰地作出了一大忠告:「由於很多海洋生物均十分弱小,大家應盡可能別傷害與干擾牠們,不要影響大自然的生態。若在攝影的過程中曾揭起或移動石塊,事後應將它們放回原來位置。大家千萬別隨意把玩或撿拾任何生物,破壞生態。」

  此外黃志俊更笑說,市民在剛開始接觸野外生態攝影時,別期望能觀察到大量生物。「很多海岸邊的生物均擁有保護色,不容易被察覺,這對初接觸野外生態攝影的人士來說,無疑具有一定挑戰性。也許現代人太習慣看電視,眼睛少了微距觀察的仔細訓練,大家須把目光作出調校,這是一種經驗的累積。」

  除了純粹的攝影樂趣外,筆者了解到這群攝影人士亦著重於為每趟所目睹的新海洋生物品種作記錄,這對香港日後的自然環境生態研究方面,可謂極具意義。這層面更已超越了攝影活動本身,而是關乎於整個自然環境。黃志俊說:「起初,我們是在偶然的情況下發現大埔龍尾這野外生態攝影地點的。對於政府欲將這天然沙灘改建為人工泳灘,我們認為是十分不恰當的處理方法。龍尾海域的水質欠佳,並不適合供市民游泳,要是工程一旦進行,更將徹底破壞整個海域的天然生態。因此,計畫同時違背了『善用資源』與『可持續發展』的兩大原則。」

  通過網上與街頭呼籲,黃志俊等人收集到數千個簽名,旨在向政府表達反對聲音,抗議政府執行這個將動用一億三千萬元的計畫,極力爭取保留原有的豐富自然生態。另外,攝影愛好者 Derek 亦指,在環評報告中,龍尾海域被形容為低生態價值,指該處只存在二十一類物種。可是,一眾網友早前只花了兩晚時間,已在龍尾發現了百多種類的海洋生物,他們把觀察所得的結果圖文並茂向政府呈上,令有關部門不得不重新重視龍尾泳灘工程的評核工作。

  一個僅長二百米的天然沙灘,不但能為大家提供無限攝影樂趣、深得有心人的珍重與喜愛;更藉大自然的奇妙吸引力,聯繫許多原本於網上素未謀面的名字,牽動了多顆同樣愛護地球生態的心。

Comments are closed.